陈一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抗疫的大敌民众最反感

(抗击新冠肺炎)陈一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抗疫的大敌,民众最反感

中新社武汉3月9日电 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7日在武汉市指挥部召开碰头例会上强调,在武汉战疫胜利在望之时更要慎终如始,在大疫大灾之时更要听民声解民忧,在严格封城封区之时更要加快创建“无疫情社区”,在扎实推进抗疫工作之时更要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社会治安大局平稳之时更要重视未雨绸缪,及时研究和解决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坚决打好打赢武汉保卫战。

——俯身倾听民声。民众呼声是反映疫情舆情民情的“晴雨表”,是改进工作的“风向标”。要时刻关注网上民声,悉心倾听民众的诉求、意见和建议。对每个求助诉求都要及时想方设法帮助解决,对意见建议要及时研究吸纳。加大信息公开,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陈一新指出,3月6日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首次降为2位数,进入了低位运行期,具有标志性意义,昭示着武汉保卫战进入了决战决胜新阶段。

——深入体察民情。既要网上“键对键”,又要网下“面对面”。各级领导干部要多搞一些随机调研、微服私访、明察暗访,多听民众真实声音,了解基层真实情况,使各项决策部署更接地气。

据香港《大公报》8日报道,主打日式铁板烧的“千房”就是典型的“黄店”,门口摆放支持暴徒的政治宣传告示牌。报道称,该店位于旺角潮流商场T.O.P四楼,这里是旺角年轻人的“朝圣”地标。不过“千房”门可罗雀,不少年轻人都是过门而不入。

《大公报》8日的文章说“黑暴之下,岂有完卵”,现在是地球村时代,没有任何经济体可以做到自给自足、自成一体,“黄色经济圈”逆世界潮流而动,乃自取灭亡之道。“黄店”将所谓政治诉求写入餐单或贴在墙上,并不能增加食物的营养成分;播放暴乱歌曲,也不可能使低劣的菜式变成美味佳肴。

“黑暴运动”被指进入第三阶段

“实则黑社会敲诈勒索”

——规范疫情统计。疫情数据搞不清,不是数学问题,而是作风问题。要改进完善疫情统计,把疫情底数搞清、进度搞明。要发挥疫情大数据平台的作用,提高疫情防控效率。

——及时善解民忧。大疫之时,民众有许多困难问题需要去帮助解决,有许多心灵创伤需要去抚慰。从最近武汉网上城市留言板、市长专线反馈的信息看,滞留武汉人员求助、市内交通出行、市民生活物资供应是当前民众反映最突出的三大问题。要逐项研究解决措施,及时回应民众的愿望和诉求。

——减轻基层负担。战时状态,要少开会、开短会、多开视频会,开解决问题的会,让各级干部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抗疫。要减少疫情报表,坚决避免多头擅自向基层要数据、要报表的现象。

陈一新指出,打好武汉保卫战,归根结底是为人民而战。各级领导干部都要强化以人为本、以民为先,增强仁爱之心,在大疫大灾面前更多倾听民众呼声,多办一些暖人心、合民意的急事实事好事。

8日,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一个活动上致辞时称,香港持续数月的社会事件及暴力冲击对过去半年的经济造成沉重打击,特别是旅游、餐饮及零售行业,同时严重破坏香港国际形象;展望2020年,香港经济处于内外交困的形势,停止暴力、恢复社会秩序是经济重拾增长、让香港重新出发的关键。

香港东方日报网刊登的一篇评论称,“黄色经济圈”首先针对内地资本及有内地资本参与或合作的商业机构进行肆意、反复捣乱,制造恐怖气氛,产生寒蝉效应。其次,以口头或书面恐吓其他商户,要求支持或捐款,“识时务者”安全无事,敢反抗或不配合者便被捣乱或“装修”。再者,通过互联网和“黑暴”联手的群组大肆吹捧支持他们的商户,其实是以金钱支持暴徒,“完全违反经济学的原理、原则和规律,实际是黑社会的敲诈勒索”。

所谓“黄色经济圈”是指香港一些“黄丝带”(即泛民派与反政府派)提出的“经济计划”,声称要支持“黄丝带”价值观的企业连成一体,拒绝到“蓝丝带”(即支持香港警方)的商铺消费,同时“勇武派”进一步破坏“蓝丝带”商铺,并警告在内消费的顾客。

——注重实在实效。领导干部要善用疫情数据分析,用数据说话,做到心中有“数”。工作不能唱高调、做虚功,不要搞形式漂亮而内容空虚的活动。对工作中的不足不掩饰、不回避,要作为整改的重点、努力的方向。办不到的事不说,说了就要兑现,切忌说大话、说空话。(完)

几个月以来,“黄色消费圈”引发香港社会激烈批评。中原集团主席施永青称,过去香港的消费模式以自由选择为主,而“黄蓝”以政治取向及目标为主而做出消费行为,最终只会令香港撕裂,对社会没有太多经济效益。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称,香港信奉自由经济,靠优质服务和品牌作为招揽,以颜色区分经济是“画地为牢”,无法持续运作,最终受害者会是“画圈的人”。

“千房”的境遇只是“黄色经济圈”的冰山一角。网上号称拥有200万“黄丝”支持的“撑暴”旗舰网店“光时”,营运不足100天,本月已“半只脚踏入鬼门关”。近日该店在脸书自爆,“每日订单少过100张,甚至部分日子少过50张”。位于土瓜湾北帝街的欧陆菜小店“Gang Gang”,店主曾参与所谓的“三罢”。但该店也没有因此招揽到生意,反而因暴徒一再发起暴乱致使交通瘫痪,市民不敢上街吃饭,两个月前就已宣告结业。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7日在社交媒体发文称,“黑暴运动”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大批暴徒落网被送上法庭,他们之间为了自保也会互相揭发、潜逃,加上更多暴徒会在法庭求情,要求减刑,进一步打击“黑暴”的士气。他同时批评《苹果日报》高层及纵暴派吃“人血馒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听说过苹果的高层、泛民的头头在警署门外等他们的子女保释,更没有听过这些人到法庭支持他们站在犯人栏的子女”,直言所谓“和勇一家”都是骗局。

陈一新指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抗疫的大敌,民众最为反感。抗疫斗争是实打实、硬碰硬的斗争,决不能容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有网民表示,不少“黄店”无论是食物质量还是员工服务态度都很差,单靠“黄色经济圈”的宣传噱头迟早关门。香港浸会大学荣休经济系副教授巫伯雄直言“黄色经济圈”不会成功,因为“黄店”理念属于小众市场,只求“黄丝”光顾,竞争力肯定低于不标榜政治光谱、在商言商的实力店铺。饮食界立法会议员张宇人也称,全球餐厅成功之道都是货真价实、良好服务、物有所值,以及地理位置适中,“黄店不好吃又怎么留得住客?”